184

微曦:

[漫威/EC] The soul oath/靈魂誓約者 西幻史詩AU[騎士E/法師C] 


18/02/11  本文更新

似乎變成了意識流?!大概是最近夜中夢多吧?!
略短小 過渡章感,望不棄
還在思考著文內比例呢...稍感混亂抱歉呢




史詩大長篇 佔tag抱歉

期待同在回應

以下正文


Chapter184

“很高興再次見到你們,騎士Thor,法師Loki.如果時間允許,我實在很想和二位多聊一會,當初可是你們幫忙我們見證束手禮*的。”

Erik在守天者之城門口說到。一如法師聯隊長所料,法師Charles已經感覺到二位已經完成義務和繼承聖器的戰友前來援助。
所以請誓約的騎士Erik前往主要城門口接人,畢竟非常時期,沒有通行徽章或是通行證會很麻煩的。

“哈哈,吾友,我們絕對可以找到時間的,我相信咱們可以進城後先修整一下。”Thor很爽朗的回應道。”我就說你會是個出色的騎士和戰士的。”繼承了聖器,也一路征戰奮鬥,終於取得名正言順王儲資格的Thor剪短了頭髮,為了戰爭和許多在於他爽朗大笑後的因素。

Loki對此只是微笑致意,一路趕路和之前處理的事件使他有點疲累了。

已經習慣法師們的Erik早已會意,因此不在多聊,他引領著新加入的戰友往交誼廳的休息室去。

路過並向第一線駐守是Steve法師和其誓約的Winty[Barens]騎士點頭作為招呼後,他們安靜快速的從城門口的側門通過。


即使如此,同樣具有死之天賦的Loki感覺到了戰場的氣息,所以,他還是照著法師的天賦,低聲地吟誦出歌謠。

不甘者的靈魂已經全數交給Sherlock他們處理了,為了一個真實的回答。
而他已經將那些殘酷的現實化為永恆安眠的夢想。
而身為亡靈傳信者的大公,Sherlock和醫療騎士John將接續下去,將隻字片語的回憶化為真實,所以他們在哪裡的工作結束了。

樂園與無底深淵的一線之隔啊…亡者們的聲音回響。

但此刻也同樣,黑色的髮絲透出斗篷隨風飄送,這歌聲是為了亡者…
唇間演奏的安魂曲,用靈魂歌唱著永遠的迴響。
啃噬黑暗的大蛇,將與燃燒公正的雄獅之雷一同前行。

不論之後發生甚麼樣的事情都一如以往…


“嗨,難得跟我們一起前行啊,奎尼騎士聯隊長。”Natasha,瞬擊的魔女微笑道,Clint流鏑騎士倒是很敬業地四周探查。

“潛行的任務跟一般時期實在不一樣,我們已經接到Charles轉達,法師聯隊長畢卡請你先跟我們一起潛入後方,帶走應該屬於你的誓約法師,對吧。”

女法師一點也不像是要潛入別國防備極高的塔上一般,一派輕鬆的說著。
黑色的斗篷裹緊了鮮豔紅色的長髮,而流鏑騎士Clint則罩著灰綠色斗篷,使其在樹頂與樹梢之間移動時不那麼顯眼。

“可能接下來都得麻煩你也一同換上較暗色系的衣物了。”Natasha說著,一面將準備好的暗色系外罩袍、斗逢一併遞給騎士聯隊長。而由於之前的交代,他已經沒有騎馬過來,這樣是非常顯眼的行為。

“不過你可以安心,Clint之前可是把他們騙得團團轉,大概追那「遺落的聖物」去了,事實上完全不在我們手上,不過波西亞非[Bo He fa]的國王大概真的急了也說不定,畢竟只有一項又使用錯誤,大概也慘烈的很吧!”Natasha愉快地說著。”我只是給了一點幻術輔助罷了。”

“那麼就拜託你們二位專家了。”奎尼騎士長俐落的套好衣物,說道。

在那個繡著鳶尾花的護符上,他感覺到一股…平靜、祥和、幸福,從未誓約的他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感覺,就連那些不怎麼愉快的戰爭往事在這個時都變得緩和許多。未曾謀面的法師啊…高塔上為命運之風吹亂的一切…他已下定決心,不論如何,要完成自己許下的諾言。

將他人的命運與能力當作玩偶和物品玩弄迷惑,他們不是沒有生命與感覺的啊!但是那些人能夠明白嗎?違反了雙聖王與各個前行者的信念,已經成為狂靈者他們,真的明白嗎?

星辰的軌跡一如所言般轉動,一手握起長槍[武器],一手緊抓誓言[信念],這不就是騎士該做的事嗎?
一瞬間急躍的衝動竟讓有點年齡的他無法停止,如此一來終於可以相見了嗎?如此一來終於可以一起了嗎?這樣就是…幸福吧?

即使你原本乾淨的法袍被那些怪物染紅…一如聖武王修塔的堅定,不論如何我都將去迎接你的。

即使知道時光是不停變換的,還是相信著那一瞬間的永恆。
將無從確定的事物,當作唯一相信著。

聖武王最後將一己之力燃燒殆盡般閃耀著光輝與力量,向著那引導著前行方向的誓約之光…
為什麼呢?他們曾經互相許諾,那唯一綻放的誓言之花。
可是為什麼呢?他們約定要攜手而過…可到了最後他卻來不及握住那雙手。

…所以我會找到他,聖武王希伊歐薩在上,我絕不讓此悲劇重複!
再早也不算早,但再晚都不嫌遲。

他收拾好這些情緒、深深呼吸,跟上二位專職潛行敵區的誓約者身影。


*註釋於第11章,此刻再註,束手禮-有點類似於現在的試婚,簡而言之就是雙方約定一年,並且維持親密的關係。如果不適合,可以分開,而且不會有任何名譽上的負擔。當然,在期限之內,關係是被認可的。

评论
热度 ( 7 )
  1. 目隐君微曦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目隐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