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EC】爱别离(中)古埃及AU 陵墓工匠x祭祀

末日鱼:

基于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瞎编的


考据不严谨之处还请原谅


(上)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法老王头戴的王冠使心灵感应者无法读到他的思想,所以Charles现在只能揣测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。


图坦卡门微微点了点头,Charles才接着说,“神庙的一块石板上稍有记录,融合了几位祭祀的想法创造的新棋种。”


法老王似乎有些满意,“过几天你来教我下这个棋。”


Charles行了礼,点了头。


等到神庙举行完仪式,图坦卡门回头想找找那个小祭祀,Charles早就溜了。大祭司的脸上挂着歉意,向法老王行了个礼。


 


Charles的平静日子宣告结束,他十九年来再一次踏出神庙,是得到了法老的宣召。


他抱着棋盘棋子站在图坦卡门的宫殿外等候被召见。


Erik的到来是Charles没有预想到的,“Charles?”


Charles站久了一直在放空发呆,突然被叫名字反应有些迟钝,他机械得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,看到Erik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
Erik拍了拍他的头,“等很久了?”


Charles有点委屈得点了点头,“大祭司让来我教法老王下棋。”


Erik早就注意到Charles怀里抱着的东西了,“就是这个?”


Charles又点了点头。


“希望我也能有这份荣幸让你教教我。”看起来Erik好像对这个棋也很感兴趣。


Charles笑着答应,“应该是我的荣幸。”


 


从这天起,Charles就过上了神庙宫殿两头跑的日子,白天去和法老王下棋,晚上回来继续和Erik下。要赢Erik,Charles有天生优势,有时候会调皮得做个弊,这令Erik很不爽,输多了他就把Charles的镶金椅子连同椅子上的整个人一起举起来当作惩罚。


Charles每次都在半空中大笑不止,顺便很不走心得求个饶,说了很多次要换一张花岗石椅子结果一直没有换。


即使白天面对图坦卡门有些疲惫,夜晚却有Erik带来欢笑,Charles的这段日子过得相当知足。


并且他每天回来的越来越早,法老王似乎病了,每天没有那么多精力下棋。但不知为何执着于此。


愉快的时光总是感觉过得很快,有些事情,是注定要承受的。


天启大祭司马上就到卸任的时候了,Charles也知道自己距离接受神杖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


Erik装作没有发现Charles每下一步棋所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。


这一天晚上,Charles输了。


“Check.”


Charles仿佛才从梦中惊醒,看到自己已经被将军,“啊,Erik,你赢了。”


话刚说出口,Charles又连同他的椅子又飘在空中了。


“你没有认真下,我可以问问为什么吗?”


Charles没有低头看Erik的脸,反而仰头看着神庙的石板顶,那些复杂繁丽的符号,既是文字记录,又是一种装饰,更像是某种枷锁。


他慢慢开口,“十岁的时候来到这里,没有人问我是否愿意,就被告知是下一任大祭司,并且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种荣耀。”


Erik其实有些理解他。


两边都不再说话,似乎都在思考自己的命运。


“Erik,再升高些。”Charles似乎看到了什么。


Erik小心平稳得把Charles的椅子往上抬了一段距离,Charles似乎觉得还不够高,干脆站在了椅子上仰头看,他的手指触及顶上的石板,仔细描摹那些线条。


寂静了很久Charles超级惊喜得喊了一声Erik的名字,Erik应声抬头的时候,心跳差点吓停了,原本好好站在椅子上的人正在坠落。


Erik被Charles砸了个满怀,躺在地上确认了身上的人没受什么伤后,喘匀了呼吸,“你这个冒失鬼。”


Charles连忙爬起来,顺带拉起来Erik,小脸上满满得欣喜,道歉的话都忘了说,“那是张地图Erik!通往远方的地图!”


 


图坦卡门对那个弱小的小祭祀没兴趣,折磨Erik可以令他非常高兴。不过他现在很苦恼,接下来该如何惩罚他,小祭祀碰不得,要重新培养一个大祭司需要很多时间。啊。对了,似乎他还有一个女儿。


 


Wanda被接走的时候Jean给Erik传送了信息,地牢里的人终于露出了一丝紧张。


Charles的能力被大祭司抑制了,所以他只能在地牢的另一端安静地吃饭,睡觉。没有人可以拿他怎么样的,过不了多久,他就必须继承大祭司的位置。


他经常面对着同一个方向沉思,那是他原本想要逃向的方向。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月,既然逃不掉,他终于垂下了头,那只能接受自己的命运。


牢房的门被打开,大祭司走了进来,身后的人手里捧着一个托盘,托盘上是崭新的祭祀袍。Charles看着那个培养他的大祭司,他感到很抱歉。


“你不用觉得抱歉我的孩子,这是神的赐予,但他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强加于你的荣耀确实成为了你自由的枷锁。”


Charles在遇到Erik之前,大祭司是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,再多的不甘现在也只能藏在心里。


“明天我来接你。”大祭司转身的时候顺便解开了对Charles的能力抑制。


Charles接过了托盘,目送大祭司的离开。


“Erik!”Charles在自己的牢房里惊叫了起来,他感应到Erik的一瞬间差点被他的痛苦淹没。


Erik身上的诅咒使他在伤口愈合前都不再具有能力,每一寸伤都痛彻心扉,Charles差点就站不稳了。


“Charles?你还好吗?”Erik感到身上的伤痛减轻了大半。


Charles原本挺好的,但是他现在只能靠着墙慢慢坐下来,努力让自己喘气。真的太疼了,可他不愿意撤离Erik的意识。


Erik知道自己说服不了他,无奈得摇头,“他带走了Wanda。”Jean似乎换了关押地方还是被控制了能力,Erik已经很久没有接收到她的信息了。


Charles抽出了一部分意识去寻找Wanda,幸好,小女孩只是在另一处被关押起来,因为能力过于强大,看守人也没能拿她怎样。


“她看起来比你好多了。”


Erik轻轻笑了,“那就好。”


“明天举行大祭司典,我就要回神庙了。”


Erik心里叹了口气,还是没能带他离开。


从Charles在神庙顶上发现那张地图开始两个人就开始规划如何逃离这里,那天晚上差一点就成功了,谁能想到图坦卡门会突然着急地想要来看看自己的陵墓布置得如何,发现Erik连同Erik的人都不在。


原计划John和Bobby提早离开在下一个站点接应,Wanda和Jean再一起离开,最后Erik去接从宫殿下完棋回来的Charles乘夜色逃走。


现在唯一幸运的是,John和Bobby没又被抓回来。


Erik默默地说了一句对不起,Charles反而笑了。


“原本就是我任性,早该认命的。”


 


圣甲虫把太阳托起,第一丝光线进入地牢的时候,大祭司从阴影里走出来,带着他象征誓死守护王权的神杖,连同带来了Charles一早就注定的命运。


Charles已经穿戴整齐,等到太阳行到日中的时候,他就将成为新一任的大祭司。


Erik听到了Charles离开的动静,继续保持着沉默。




————


文笔真的不好,写不出宿命感,只能一再强调命运,强调多了自己看着都有些反感


幸好是短篇,按照预想大概还有一更这个故事就讲完了


目前没想好第二世要怎么设定,不嫌弃幼儿园文笔的小伙伴可以评论(当作一个点梗,谢谢不嫌弃我的文的小可爱们,没人评我就尴尬了_(:з」∠)_


如蒙喜爱,我的荣幸❤

评论
热度 ( 17 )
  1. 目隐君末日鱼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目隐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